标签

长街长,烟花繁,你挑灯回看,短亭短,红尘辗,我把萧再叹
随笔

一夕流年,追忆成惘然

记忆的日子里,是谁,把誓言,轻若一捧镜水,又是谁,许了谁,此生不换


只在梦里,听那花开的声音

若,陌陌红尘,只是过客,何必许一季欢颜;若,沧海桑田,终究无缘,又何必付一声留恋


墨染天涯路,谁偕醉流年

曾以为的近在咫尺,也在如今的难以莫测天涯


彼岸流音,心字成冰

在繁华和喧嚣里呆久了,每当一个人静下来时,总会感到如此的寂寥,如此的落寞


天涯过客,谁又是谁的路人

都说,幸福很近,也许迈出一步就能摘到,退后一步才发现,原来又是那么的遥远,那么的遥不可及,以为尽在咫尺,却远在天涯


彼岸,谁许一场懂得

遇一人白首,择一城终老


执笔落寞,终不叹流年

也许,一个人久了,就会这样,总会在不觉间伤感起来,忍不住悲伤,却不会泪流


捂一杯浓茶,叹三千无言

千年的时间,走了好久好久,却找不到一处可以停靠的理由。那红尘之外,是否还有另一个自己,静静等待这似水年华如流云般滑过天际


梦醒时分,满地悲凉


浮生梦,不诉离殇

掌心的每一条纹,是我生命中的每一位朋友,那么、我欣喜,原来我的人生也不会孤独,总会有这个那个朋友与我相遇。可是,细细看清,掌纹的或断、或分,是否就是我们各自天涯呢


缘浅情深,终抵不达你的天涯

说,倾城一顾,一言倾心,一语中地,便会缘定一生


花开一季,暖到落泪

忆往昔,醉梦里,寻何处?冷月孤星,长风 梦醒。花开一季,暖到落泪


繁华落寞,许我半阙清宁

我每天都在笑,但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才知道


花开,已相惜;花落,即相离

曾经以为,蝴蝶飞不过沧海,是因为蝴蝶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,后来才懂得,不是蝴蝶飞不过去,而是沧海的那一头,早已没有了等待


蓦回首,却已是天涯

笨拙的文字,无法诠释出所有凄凉,心有千言万语,却是写无可写,说无可说